野人 期货开鑫贷践行共享金融 破解传统金融诸多痛点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朔州配资公司-配资公司排名

【编者按】2015年野人 期货的P2P行业在经历了平台数量飞速化增长,出现了“同质化”、“烧钱”之后,年末又频现“跑路”,资产端跟不上资金端成为横亘在P2P行业前进路上的问题。

  2015年的P2P行业在经历了平台数量飞速化增长,出现了“同质化”、“烧钱”之后,年末又频现“跑路”,资产端跟不上资金端成为横亘在P2P行业前进路上的问题,特别是在当前实体经济持续下行、借贷业务风险高的情况下,P2P行业生存空间被挤压,信誉也备受质疑。

  开鑫贷由国家开发银行全资子公司国开金融和江苏信托、江苏省再担保等江苏省内国有大型企业共同投资设立。然而,国资系的背景,却只是以自身建设带动行业信誉重建的一个开始。

  “2015年度中国财经风云榜风云人物”、“2015年江苏省互联网金融创新巡展暨创新风云榜”的“创新风云人物”开鑫贷总经理周治翰就平台模式构建及行业发展接受了和讯江苏专访。

  核心竞争力在资产端

  和讯江苏:大家都知道现在P2P整个行业面临很大挑战,层出不穷的跑路事件,包括刚刚发生在e租宝事件。现阶段,客户依然优先选择你们平台,主要理由是什么?

  周治翰:这就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在于优质资产的获取。可能有些人认为我们主要是针对个人这一块去吸引资金、做流量,但是细想一下,这样永远比不过阿里这些互联网巨头。对于我们来说,优势还是对资产的把握能力,把好的资产尽可能多拿一些,并且对它进行有效的风险管控,如果发生问题可以及时处理。这种发展模式比较符合国外的趋势,国外P2P网站运营人员并不多,像LendingClub也就是五十几个人,专业做风控,发展了将近十年时间,投资者大部分是专业的机构投资人。

  和讯江苏:外界普遍认为你们的优势是国资背景。开鑫贷本轮增资后,国开行旗下的国开金融公司成为开鑫贷单一最大股东。你觉得国资系平台有哪些显著的特点?

  周治翰:我们的股东背景均是金融机构和国有企业,毕竟金融机构的资产跟实体企业的资产还是不一样,资产体量非常庞大,例如国开行总资产野人 期货超过十万亿。目前国资系里面类似平台还有金宝保等,他们共同的特点是充分利用股东资源优势,有的股东有金融机构或准金融机构背景,有的是有实体企业背景。就资金端特征来说,给的收益率相对较低。在经营上普遍比较稳健的,不会做盲目的扩张。

  和讯江苏:最近一段时间“共享金融”成了很热的主题,开鑫贷就像是2011年国开行总行党委提出来尝试“共享金融”的一个平台,是否“共享”与“赚钱”多少存在一些矛盾?

  周治翰:共享经济是需要平台的,而且平台如果没有一定的规模,就不可能起到降低成本的作用。网络平台不需要像银行那样铺设网点,也不需要固定的人员,因此可以降低很多成本,但是它对人才的要求非常高,人才的价格也非常贵,如果没有一定的交易量同样没办法分摊,所以也要有一定的规模。在这种过程中,如果要维护社会公平,实现合理定价,企业的经营理念就不能仅仅从盈利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和讯江苏:除了小微企业,普通投资者在这个平台上将能得到怎样的“共享”?

  周治翰:金融的痛点不仅仅在小的借贷领域。大家谈到互联网金融、网络借贷,都是要解决小微企业的融资问题,确实这是很有痛点的一个领域。但是金融行业其他领域,也有很多痛点,比如在个人投资理财、企业投资理财等方面,这是共享的另一端。目前信托的刚性兑付还是没有打破,信托产品基本可以视为是风险很低的,但它又是有门槛的,起投点在100万元以上。如果是非常安全的资产,为什么不让更多的人去参与共享呢?金融领域的痛点非常多,未来互联网金融要解决的问题会给共享金融以很大的推动力。

  融入供应链 由小贷到商票

  和讯江苏:开鑫贷产品的资产端主要是依托小贷公司的,从今年的运营情况来看,这方面业务怎么样?

  周治翰:今年我们小贷业务同去年基本上是持平的,但商票业务增加比较快。之前开鑫贷的主要资产来源是小贷和担保公司推荐的项目,基于江苏小贷的合作,主要来自三农企业和创业企业。

  和讯江苏:商票的风险会不会相对高一点?毕竟承兑的主体不是银行,而且开鑫贷近期推出的商票项目周期也比较长,是否会对风险控制有影响?

  周治翰:风险控制的关键还是要看对基础资产的控制,直白的说,也就是借给小微企业的钱是做什么用,还的钱从哪来。我们的商票贷借款对象虽然都是小微企业,但最终负责担保或者承兑的都是供应链上的核心企业。目前,这些核心企业要么是上市公司,要么就是比较大的国企。这些企业在公开市场评级一般都是AA级或AA级以上评级主体,是具有发行企业债的能力的。

  和讯江苏:据了解开鑫贷由国开金融领衔进行了一轮天使轮的增资,并吸收数家金融企业入股,业务的转变与增资入股有关系吗?

  周治翰:增资对我们业务转型有很大的支持,之后我们会更多在供应链的上下游,包括制造商、服务商还有销售商等等领域进行扩展,也会找一些重大基础设施领域的施工企业,为他们提供更多的服务,形成三大类资产来源。

  和讯江苏:目前有些短期投资需求的客户,这部分资金的特点就是期限短,开鑫贷对这部分资金是怎么处理的?

  周治翰:是的,像我们当时做小贷产品,一般最短不会短于三个月。但是客户喜欢活期的,喜欢一个月两个月的,但是企业对这种一两个月的短期资金需求并不大。资产是长期的,资金是短期的,如果短贷长用就需要资金池了,银行可以有资金池,P2P现在不能这样做。但是可以通过一些产品创新或是新的合作方式去解决,但短期产品相对来说给投资人的收益率就不会很高了。

  机构介入 平台重在风控

  和讯江苏:最近你在和讯网主办的P2P年会上提出,未来专业机构投资人参与投资P2P将会更好的促进P2P行业的发展。你是基于怎样的判断?

  周治翰:吸引机构资金投资P2P资产,关键取决于有大量的优质的P2P资产。同时还有赖于P2P行业的规范发展,当行业整体运营相对规范稳健的情况下,并且拥有优质的资产,具有风险定价能力的平台出现时,专业机构才会大举进入。

  和讯江苏:十部委的指导意见,明确互联网金融有三个底线:第一个是不能搞资金池,不能担保,不能非法集资。为什么说风险控制是金融的核心?

  周治翰:这是非常重要的,一定不能忽视互联网金融发展的风险。特别很多企业是从技术端或者产业端跨界进入金融的,还不知道这个行业的风险有多大。互联网金融风险特征依然显著,互联网金融本质上仍属于金融,没有改变金融风险的隐蔽性、传染性、广泛性和突发性的特点。所有这一切,最终是为了增强金融的核心能力,也就是风险定价和野人 期货议价能力的增强。风险定价和议价能力,是金融最核心的能力。所谓的定价能力,就是能够有效识别安全性和收益率兼顾的资产。一个资产来了,能够明明白白地知道值多少钱,应该用什么样合适的价格。议价能力就是为了减少中间环节,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

  和讯江苏:你对开鑫贷的未来发展有何展望?

  周治翰:开鑫贷做互联网金融三年以来,对于这个行业理解越来越清晰。首先,在基础方面,企业将在人才上面继续加大储备,特别是金融、IT、互联网等专业人才。其次,在客户服务方面,开鑫贷会继续强化面对面的客户服务,改善客户体验。在行业研究方面,希望和省内高校合作,推动行业发展和自律。另外,开鑫贷还会加强品牌建设,特别是通过合作机构来推广品牌,而不是采用大量投入的方法来营销,目前开鑫贷有150家合作机构,未来合作机构还会更多。

  近期,《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出台,对信息披露、投资人保护、风险保障措施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时,《征求意见稿》规定了负面清单,也给融合创新较大的空间。开鑫贷在业务规则与风险管理、出借人与借款人保护、信息披露等方面都比较符合《征求意见稿》的要求,并且作为江苏省互联网金融协会副会长单位,提前向监管部门全面披露相关经营管理信息。我们未来将根据要求进一步细化信息披露、合格投资者认定等方面工作,积极推动行业自律,为行业健康发展贡献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