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套宝多部委严防地沟油上餐桌 生物柴油或迎利好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朔州配资公司-配资公司排名

  日前,记者从财期货套宝政部税政司、发改委环资司、国家能源局等多个部委以及全国生物柴期货套宝油行业协作组等处获悉,为了严厉打击地沟油重新流入餐桌,餐饮环节废弃(物)油脂管理的问题已经全面进入国家部委2011年的监管视野。目前,全国90%以上的生物柴油原料都来自于地沟油,但地沟油却大部分流向了餐桌。

  多部委计划,未来5年内,在全国所有地级市及以上城市建立地沟油回收站点。为了确保数百万吨计的地沟油彻底被回收利用,生物柴油免除消费税政策已经进入文件起草阶段。有财政部官员对记者透露,生物柴油以往与化石能源同样承受的每吨高达900元的成品油消费税将在2011年上半年被免除。

  如果减免消费税和地沟油源头管理制度在2011年度能够同时落地,生物柴油产业将迎来井喷式发展。

  2011年生物柴油消费税减免可期

  “按照财政部税政司流转税处有期货套宝关要求,我们已经在2010年下半年,将生物柴油企业现有的产能规模、产销数量和最为主要的几种销售方式全部提交,同时提交了生物柴油消费税为何对产业发展极为不利的有关内容。”全国生物柴油行业协作组秘书长孙善林告诉记者,2009年,我国生物柴油企业的总设计产能约为1期货套宝40万吨,当年真正生产生物柴油仅为40万吨,规模非常小,亟待政策扶持。

  据了解,处于起步阶段的我国生物柴油产业,目前主要受制于成品油消费税、原材料供应不足和企业自身生产工艺滞后等三个方面。在孙善林看来,从影响程度来看,每吨高达900元的成品油消费税最为关键,已经导致过半企业不再愿意生产生物柴油。

  关于生物柴油消费税征收,国家相关政策有过几次调整。早在2006年12月,国家税务总局发布的《关于生物柴油征收消费税问题的批复》中,曾明确指出,以动植物油为原料,经提纯、精炼、合成等工艺生产的生物柴油,不属于消费税征税范围。但由于种种原因,2008年12月,《国务院关于实施成品油价格和税费改革的通知》的发布,将生物柴油纳入消费税征收范围。此后,生物柴油消费税征收额度与柴油相同,均为0.8元/升。

  政策的反复,使国内生物柴油产业生态环境期货套宝开始急剧恶化。

  “在成品油消费税出台之前,国内生物柴油企业一度还憧憬这一针对化石能源的高额税率将为生物柴油行业发展带来重大利好。但2009年开始实施的成品油消费税制度,最终将生物柴油也列为成品油,使得此类企业遭受灭顶之灾。”全国生物柴油行业协作组专家委员宁守简表示,2009年以来,国内生物柴油产量萎缩极快,2009年度产量仅为40万吨。一大批生产企业一上马就亏损,迅速陷入产能闲置状态。

  宁守简介绍,国家在2008年年底决心把生物柴油列为成品油开征消费税时,本意是要提升生物柴油产业的地位,使之与传统化石能源产业平起平坐,但在具体操作中,由于消费税每吨高达900元,直接削弱了生物柴油的竞争力,导致企业难以赢利,对整个产业打击极大。

  财政部税政司一位官员告诉记者,全国生物柴油协作组在2010年上半年将有关情况反映到财政部后,财政部会同国家税务总局有关司局展开了积极研究。

  “财政部目前已经明确将在2011年度对生物柴油彻底免除消费税,而且是全部减免,而非减半征收,但具体时间仍然有待观察。”该官员表示,就2009年度仅为40万吨的产量看,全部免税,国家仅仅损失不足4亿元税收,但企业获利空间加大,“我们预期生物柴油产量将呈现几何倍数的爆发式增长。”他表示,该项工作的前期意见征求工作已经全部结束。

  “如果免征消费税政策能在2011年度正式出台,生物柴油对普通化石柴油将形成每吨高达900元以上的成本优势,这对生物柴油生产企业来说肯定是重大利好。”卓创资讯分析师隋丽娜说。

  地沟油源头管理助力

  就生物柴油的原材料构成来看,欧盟等国家十分重视将油菜籽等转化为生物柴油。早在6年前,欧盟国家的生物柴油产量就已占全世界的一半。

  但在中国,使用油菜籽、大豆等油料作物来生产生物柴油并不现实。长期以来,中国的食用油主要依赖油菜籽、大豆,每年尚存高达数百万吨的缺口。这也导致生物柴油企业不可能与民争油,餐饮环节废弃的地沟油成为主要可利用资源。

  以上海为例,数十万家饭店、餐厅、小吃部、点心店,每月产生的泔脚油至少有10吨。

  另据估算,中国南方地区种植的膏桐、黄连木等油料植物可满足年产上千万吨生物柴油的原料需求。而废弃动植物油回收可年产约500万吨生物柴油,因此,中国生物柴油发展潜力巨大。

  但换个角度来看,无论是膏桐等油料植物,还是地沟油,都具有分布分散且数量小的特点,单一原料无法支撑生物柴油规模化生产。

  隋丽娜提供的17家大中型生物柴油企业名单显示,截至目前,仅有10家左右维系正常生产,且均未达到满负荷生产。

  全国生物柴油协作组分析的数据也显示,全国每年至少会形成500万吨的地沟油资源,但目前,仅有不足10%的地沟油资源被用于生物柴油生产。而这部分生产出来的生物柴油,又有大部分为了规避每吨高达900元的消费税,转变成为生产化工产品增塑剂(环氧甲酯)的原料,而非当做生物柴油出售。

  “从销售方式看,将生物柴油转化成为化工产品已经是大多数生物柴油企业的无奈之举。”孙善林认为,这直接说明,散落于全国的500万吨以上地沟油资源具有巨大的利用价值。而国家如何管理餐饮废弃油脂资源,也成为新的命题。

  据孙善林了解,目前,国家发改委环资司循环经济发展处已经开始着手牵头设计地沟油资源管理制度。早在2008年,卫生部、工商总局、环保总局、建设部等四部局联合发布《食品生产经营单位废弃食用油脂管理的规定》,曾试图管制废弃油脂,但收效甚微。

  孙善林告诉记者,2010年二季度,地沟油重上餐桌成为舆论焦点,发改委、卫生部、能源局、质监局等部委再次对废弃食用油脂如何管理进行多轮会商,并最终确定,由国家发改委环资司循环经济发展处牵头制定管理政策。

  “虽然将生物柴油放在全国的总盘子里面,但无论产能还是产量都小的可怜。究其原因,还是原材料制约因素等瓶颈问题严重。”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经济与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高世宪表示,除了原材料供应不足外,生物柴油生产企业本身良莠不齐,规模普遍偏小,不具有规模化优势,也没有固定的原材料和成品供销渠道。

  高世宪表示,未来如果减免生物柴油消费税,生产企业的积极性肯定会大幅提高。但还要观察有关部委会否取消对新建此类企业的财政补贴政策。“如果减免消费税和地沟油源头管理制度在2011年度能够同时落地,生物柴油产业将迎来井喷式的投资和发展热潮。”高世宪说。